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无法安静 1-淫妻奸情
无法安静 1-淫妻奸情
  家在眼前,可我真的不想回家,又不能不回家,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结婚六年了,女儿三岁了,曾经
幸福的家,曾经充满欢笑的家,如今经常吵闹,惹的四邻不安。
  我是一名港务局的机修工,大倒班,上一天一宿,歇两天,妻子是幼儿园舞蹈老师,我们同岁,都二十九。本
来我们生活的很幸福,可自从她妹妹找了个大老板后,妻子慢慢变了,往日的温情不在,争吵变成我们日常生活的
一部分,都快一年了。
  进入家门,妻子在看电视,抬眼看了我一下,接着看电视,我放下背包,进入厨房,妻子又没做饭,我皱眉说
:媛媛,又没做饭啊,都几点了,你不饿呀?
  妻子没好气的说:天天做饭,烦死了,自己做,我看电视呢。我无奈的摇摇头,做好饭菜,端上餐桌,看见媛
媛在换衣服,疑惑的说:媛媛,吃饭了,你换衣服干嘛呀?
  媛媛冷漠的说:我妹妹请我和妈吃海鲜,你自己吃吧。我恼怒的说:你出去吃饭也不告诉我一声,这都做好了,
我一个人能吃完吗。媛媛不在乎的说:吃不完就扔了呗,我可不吃剩饭。
  无名火起,我长出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媛媛啊,咱能不能不说大话呀,扔了不可惜吗?过家不容易,钱不
好挣啊。
  媛媛撇了一下嘴说:就说你没本事得了,你看娜娜现在,从来不做饭。我最不愿意听她说她妹妹,没好气的说
:你又不是和你妹妹过家,别和我提她,整天扭个屁股,招摇过市的。
  媛媛大声说:少说我妹妹,我妹妹怎么了,比你过的好眼红了。媛媛放在沙发上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娜
娜的,接通电话,娜娜用让我难受的腔调说「姐呀,我到楼下了啦,快点下来好啦」我气不打一处来的大声说:你
姐不去,在家吃饭,你姐夫还没死呢。说完把手机仍在沙发上。媛媛愤怒的大喊:你管得着吗?我妹妹请我吃饭,
又没请你,我就去。说完就要走。
  我也愤怒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不许去」拉拉扯扯的吵闹起来。岳母和娜娜进来了,岳母大声说:哎呀你
个王青林,出息了,敢打我女儿了,你算什么东西,有本事连我一块打。娜娜手摆弄车钥匙说:姐夫,我请去姐吃
饭没请你,至于这样吗,想吃啥说一声,我请你就是了,能花几个钱啊,切。
  我松开手,懊恼的说:妈,我饭都做好了,媛媛也不告诉我一声,这不是浪费吗。谁家这样过呀,我也没打媛
媛啊。
  媛媛:没打把我胳膊都捏疼了,自己没本事,就和我撒气呀。岳母大声说:
  王青林我告诉你,我们娘们不是好欺负的,媛媛嫁给你享啥福了,房子贷款买的,让老婆和你一起还贷,你看
看娜娜,房子是三室的,一百六十多平米,车是三十多万的,在看看你,房子八十平米的,车毛都没有,你不觉得
丢人吗?今天把话说清楚,你想咋的吧。
  我愤怒的说:当初我就不是老板大款啊,我们过的不是挺好吗,今天妈你在,我们就好好说说,我的房子是贷
款买的没错,我的工资一个月五千来块,年底奖金三万多,比一般白领差不多少吧,媛媛一个月三千多,幼儿园收
外地孩子的高价,哪个月不多分一千多呀。
  今年年底,我公积金就能动用了,贷款一次就还清了,我知道媛媛喜欢车,我们紧手一点花钱,明年就能买车,
买不起娜娜那样的好车,咱买个十万左右的就行呗,不就上下班代步吗?在过十年八年的,孩子大了,在给孩子买
套房子,你说这多好啊。
  从一年前开始,媛媛变了,不愿意管孩子,送我妈那去了,开始喜欢乱花钱,现在开始迷恋网购了,竞买些没
用的东西,有的衣服和鞋,穿都没穿,就说不好看,扔一边去了,你说这有多少钱够花呀。
  媛媛接话说:我都挑便宜的买,还不是你没本事你看娜娜现在穿的用的,那样不比我强百倍。娜娜得意的说:
男人啊,就要有满足老婆的本事,我老公答应了,明年还给我买套房子呢,看来姐夫是无能为力了。
  我被激怒了,大声吼道:啥你老公啊,和你爸同岁,别忘了他身边还有你一个老母呢,你不就一个三吗,别跟
我装,一个大学毕业生,靠屁股和老板整一块了,好意思说呀。
  一番话把三个人惹炸营了,我也听不清都骂我写啥了,气的我大声喊「就你这当妈的,下不出什么好犊子。
  三个人扑过来厮打我,桌子翻了,饭菜撒了一地,我的脸,脖子和胳膊,都被挠出血了,我真的愤怒到了极点,
用力甩开三人大吼一声「给我滚,离婚」媛媛大喊「离就离,比你强的有的是」岳母大叫「想不离婚都不行,就凭
我女儿的模样,有的是人抢着要」娜娜接着说:姐,离开他,咱找有钱的。
  肏她妈的,我咋摊上这么个岳母小姨子啊,离吧,离了省心。岳母大声说:
  滚的是你,这房子有媛媛一半呢。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怒吼道「我走,我们法院见」说完愤怒的摔门而去,心里怒气难消,离吧,这家没法过了。
  回到爸妈家里,爸妈看着我这副模样,妈妈说:又吵架了,咋还动手了,你就不能让我省心吗。爸爸严肃的说
:怎么回事,说清楚。
  我懊恼的坐下,女儿已经睡了,我气愤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爸妈都动容了,妈妈愤怒的要找她们去,爸爸
拦住妈妈说:小点动静,吓醒孩子,还嫌事小呀,青林啊,离就离吧,这媛媛以前不这样啊,怎么就变了呢。
  妈妈愤怒的说:当初我就不同意,她妈在他们那一片谁不知道是有名的破鞋,主任厂长哪个没和她睡过,你就
是不听,图媛媛长的漂亮,现在好了吧,活该,你们气死我了,孩子你自己带。
  爸爸懊恼的说:你就少说几句吧,青林都这样了,竞说没用的。我长叹一声说:唉!说这些有啥用啊,婚是离
定了,孩子我不会给她的,你不管,我自己带。
  妈妈叹息一声说:你说的容易,经常上夜班,怎么带孩子,妈是说气话,瞧瞧,脖子,脸,胳膊都给挠出血了,
你个大老爷们能让三个女人给挠了?你就不知道还手吗?等哪天我看见老骚货的,骚嘴给她撕烂。说完心疼的拿过
消毒水,为我擦拭伤口。
  爸爸低沉的说:青林,离婚不是小事,说现实一点的,孩子,财产,都是难题呀,就你岳母那德行,要不讹你
就烧高香了。
  妈妈接过话说:她他妈敢,我不抽她,明天我和青林找她们去,你在家看孩子,我还不信邪了,我们老实,但
也不是好欺负的。
  第二天我和妈妈一起回到我的家,媛媛不在,我打电话也不接,我给岳母打电话,岳母张嘴就骂「你他妈还敢
大电话呀,告诉你,这回不说好了,媛媛就不回去了」我火气上涌,愤怒的大声说:我是找她离婚的,那就永远别
回来。
  岳母在那边大声说:离婚,没那么容易,你给我等着,我和媛媛一会就过去,这得好好说说。
  我愤怒的挂断电话,没一会,岳母和媛媛回来了,媛媛看见我妈,低下头没说话,岳母先开口了:我说嫂子,
你儿子打我们母女,还要不要媛媛,你这当妈的给个说法吧。
  我妈愤怒的说:你好意思说呀,你们三个挠我儿子,我还没找你要说法呢,我这当妈的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做人,
你呢?你怎么教育孩子的,不知道压事,就知道跟着起哄。
  岳母也恼怒了,大声说:别不要脸,你儿子要是有本事,也不至于今天这样,离就离,我姑娘这样的,想找啥
样的都找到了,离婚给我女儿三十万,否则免谈。
  我妈愤怒的说:凭啥给你三十万啊,孩子呢,抚养费得给吧。岳母撇着嘴说:
  你不会算账啊,这房子有我姑娘一半吧,怎么也值五十万吧,给你儿子当牛做马六年,青春损失费你得给多少,
是你们先提离婚的,没本事是你们祖传的。
  我妈气的浑身发抖,抬手就给了岳母一个响亮的耳光,岳母叫喊着和我妈妈厮打起来,我拦着岳母,媛媛也扑
了过来,我真的气急了,怒吼道「媛媛,你敢动我妈一根头发,我让你一辈子起不来」也许是我眼里的怒火让媛媛
恐惧吧,她没有一起厮打,而是拉开岳母「妈,算了,别打了,回去吧」岳母气呼呼的说:你个死丫头,我怎么告
诉你的,你他妈拉我干嘛呀,没看见老骚逼打我呀。
  我妈大声怒骂「你才是老骚屄呢,年轻就是破鞋,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说完就去抓岳母头发,我拦着,岳
母赶紧躲开骂着,一片混乱,邻居都出来了,两个平时有来往的过来拉着,一场混战,毫无结果,只有岳母被我妈
实实在在的把脸打肿了,头发散乱,媛媛哭着拉着她妈妈,几次有伸手的意思,看见我的目光,始终没敢动手,我
没有打岳母,这是拦着而以。
  不知道谁报的警,警察来了,才都停止了叫骂哭喊。听取了情况以后,警察劝解我们双方冷静对待,岳母后媛
媛气呼呼的走了,丢下一句『法庭见』消失在门外。
  二、捉了谁的奸我和妈妈回到家里,爸爸抱着我的女儿,看见妈妈的样子赶紧说:你和她们动手了吧,何必呢。
妈妈瞪了爸爸一眼说:你少说我,不打她个老骚屄不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我不在回家,住进妈妈家里,也不知道是谁的注意,媛媛住了回去,离婚手续没办完,她就不走,真是气死我
了。
  漫长的离婚,围绕孩子和财产,起诉,调节,不服,在起诉,在调节,三个月下来,我已经筋疲力尽了,算了,
我认了,要多少给多少,孩子也不要她抚养费了,找个时间和媛媛谈谈,何必呢,好聚好散吧。
  在后面一个月的时间,我也风闻一些闲话,经常有车接送媛媛,我不太相信,也不想在管,可说实话,我心里
还是有种酸涩的味道。
  吃过晚饭,做通父母的思想工作,我打车回到原来的家门,楼下停着一辆黑色帕萨特,以前没见过,隐约有种
预感。
  我的家在顶楼,熟悉又陌生,叹息着摇摇头,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灯亮着,没有发现媛媛,低头看见门旁有
双男士皮鞋,沙发上散落着几件衣服,有男人的裤子衬衫,有女人的裙子,地上是两个内裤。
  不用说什么了,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愤怒,但是我当时真的没太多的感觉,已经麻木了,不想打扰媛媛
的好事,想要退出去,突然听见媛媛一声不大的惊叫『啊,不要啊,外面看见怎么办,好坏呀』声音是从封闭的露
台传来的,那是买房赠送的,被我封上了,有五平米,放一些杂物用的,原来的防盗门没有换,我看见门是虚掩着
的。
  说不出出于什么心里,我轻轻的过去,眯着眼睛从门缝往里看,夜色下看见一个雪白的大屁股,那是媛媛的,
她是跪着的,身边是两条长毛毛的男人的小腿,应该是坐在一个椅子上的,只能看见媛媛的脑袋在动,距离近了,
能听见『哧溜哧溜』的声音,媛媛在吃那个人的鸡巴,这麽多从没有给我口交过,短短两个多月就他妈吃别人鸡巴
了,我心里一阵恼怒。
  男人的声音『对,啊,用手头舔肉楞,啊,学的真快,告诉我,鸡巴好吃吗』媛媛嘴里发出『呜呜』声吐出鸡
巴兴奋的说:好吃,你最坏了,教人家吃鸡巴,我想要。
  我心里好难受好悲哀呀,这是我的妻子吗,那个文静的老师怎么会如此下贱啊。男人淫邪的说:要什么,说出
来,今天不急,多玩一会,告诉我你是骚屄吗?
  告诉我你要什么?媛媛无耻的回答:要,要鸡巴肏我,你就会玩弄我,让我说这些话,肏我吧,好痒。
  一个大手抚摸媛媛的屁股「来,先让我摸摸屄,你在骚点,一会肏死你,哈哈,你真是骚货,你比娜娜还骚。
媛媛站起来,大手伸进阴毛覆盖的肉缝,媛媛轻吟几声,屁股扭动。我不想在看,也不想在听,媛媛已经不配让我
难过了,刚想离开,男人的话让我愤怒了『我比你老公会肏你吧,告诉我,你老公鸡巴有我大吗?谁肏的舒服啊,
你老公是王八,哈哈,这么骚的屄都鸡巴不会肏,快说』媛媛呻吟着说:啊,你,你会肏我,啊,别,别提他好吗,
我们就要离婚了,你答应我的可不要忘了呀,啊。男人淫笑着说:那怎么会忘记呢,快叫你老公是王八,我喜欢,
叫给我听,手指插进媛媛屄里扣弄,媛媛已经情欲高亢『啊,啊,肏我,啊,肏王青林老婆骚屄,啊,啊,王青林,
你是大王八,你老婆屄让人肏了,你老婆让他肏的好舒服,我,我,我喜欢他肏我。
  愤怒的我紧握拳头,只对狗男女,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就在我想冲进去的瞬间,一眼看见茶几上的手机,我心
里一种奇异的感觉,不能这样便宜他们,屏住呼吸,轻轻的,轻轻的关上防盗门,轻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慢慢的,
轻轻的从里面反锁上门。沉浸在淫欲的狗男女,没有察觉。
  我悄悄的过去拿起媛媛和男人的手机,慢慢的进入卧室,激动紧张愤怒的我,颤抖的用媛媛的手机给岳母,娜
娜,幼儿园园长发了短信『我在家,有急事,必须马上过来,否则我就死了』关上手机,在男人的手机里翻出一个
『老婆』的手机号,发了一条短信『我在某某小区,五号搂一门五零一,马上过来,有急事』关上手机,仍在床上,
露出阴险的笑。
  媛媛啊媛媛,别怪我无情,我不想管你的,你为什么和他羞辱我呀,多年的夫妻情感,是你先抛在脑后的,我
仍然不解气,拿着男人的手机,轻轻的退出家门,下到三楼停住,看着手表,计算时间,我住的城市并不大,正常
情况下,十分钟就能到了,开机,有三个未接电话,我笑了,拨通110 报警『某地有人嫖娼卖淫』我知道,警察最
爱抓这种事了,能罚钱啊。
  岳母和娜娜先到了,看见我在三楼都很诧异,我拦住她们说:不好意思,在等几个人,今夜给你们看出好戏。
岳母怒声说「干什么,你什么意思,滚一边去」我拦着不放,没一会,园长到了,奇怪的说:你们这是咋回事啊,
话音没落,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少妇,穿着睡衣跑了上来,惊愕的看着我们拉拉扯扯,礼貌的说:对不起,让我过
去。
  我说:是501 吗?少妇『嗯』了一声,惊讶的看着我,警察也到了,两个民警大声说:干什么呢,快让开,别
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我说「我知道,我就是等你们来的,跟我走,我带头上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轻打开门,快速到露台防盗
门前,握住把手,看都进来了,猛的打开防盗门,灯光射进里面,媛媛正撅着大屁股,男人的鸡巴在屄里正在抽插,
瞬间,不同的叫声同时响起,有惊恐的,有慌乱的,有愤怒的,只有警察大声喊」别动,警察,蹲下「
  我默默的退后,在退后,笑着偷偷退出房间,笑着下楼,笑着往家走,是的,我是在笑,可我的眼睛却在不停
的流泪,为谁而流泪,我说不清楚,这一刻,我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感觉。奸夫是谁,我不在意,也不想追究,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有些事做过之后才知道,我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啊,第二天这件事引起了很大轰动,要好的同事和朋友,
看见我叹息安慰,大多数在我背后议论『王青林老婆搞破鞋让警察捉住了,这小子这王八当的,铁盖的王八壳子,
丢人啊』局里的女同事看见我更是用一种鄙视的眼光,我的心沉了,好像我偷情一样,我变得沉默寡言了,太不起
头来。
  第三天,离婚协议媛媛签字后给我寄了过来,没在做任何争论,我的心好失落,也好苦闷。几天后,媛媛给我
发了条短信『你好卑鄙,我无法在这里生活了,你把我逼上绝路,你满意了』以后再无消息,我也没在和他们有任
何联系,每天下班,哄女儿是我唯一的乐趣。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半年过去了,我没有回自己的家,我无法面对那里的一切,我不敢回忆过去的幸福和温馨,
无法忘记媛媛撅着屁股让人肏的情景,那是我一生挥之不去的伤痛,决定把那所房子买了。
  我学会了吸烟,不爱出门,变得消沉许多,整日无精打采的,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开始张罗在给我找女
朋友,我没心情,不想在找了。
  我也不断的反思,自己做的是有点过分,可那是他们逼我的呀,这些话我无处可说,就像大石头一样压在我的
心里,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的社交圈不大,朋友也不是很多,唯一和我有交情的是一个同事,比我大三岁,叫大鹏,我们在一起无话不
谈,我有心思只和他说,大鹏家里条件和我差不多,他老婆叫江华,高中毕业,现在我们服务公司上班,典型的北
方女人,大屁股,大奶子,长的很漂亮,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啥黄段子都敢说只有我从不和她开玩笑。
  没有人不认识她。别看她和谁都嘻嘻哈哈的,大屁股你摸一把,他捏一下的,还真没听说谁真能和他上床的,
大鹏要是受一点委屈,这娘们和母老虎一样,会和你拼命的,去年年底评先进发奖金,本来应该有大鹏的,局长的
外甥新进来的,主任把先进给他了。
  这可惹恼了江华,大闹我们维修处,把主任一直追进男厕所,里面好几个老爷们提着裤子跑出来,这娘们是抓
着主任裤裆把主任给拽出来的,疼的主任呲牙咧嘴,都快叫妈了,没办法,逼着主人找局长签字,愣是多给了一份
给大鹏。
  江华很讲究,用那笔奖金请我们大伙吃了一顿,吃完了,主任在她大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撒腿就跑,惹得
大伙哄堂大笑,江华也开怀大笑,大鹏每次看见别人和她动手动脚的,从不介意,只是笑而不语,我曾经问过大鹏
『嫂子谁得谁摸,说话满嘴脏话,你怎么不介意呢』
  大鹏回答很简单『别看你嫂子嘻嘻哈哈的,她不是那种人,就这性格,习惯了就好了,你嫂子对我,那是没得
说』
  三、大鹏夫妻的教导我真羡慕他们,看着我整天愁眉不展的,大鹏让我今天去他家里吃饭,为此特意给江华打
电话,说了我的情况。
  我和大鹏一起进屋,换好拖鞋,坐在沙发上,江华在厨房炒菜大声说:你们哥俩先坐着,马上就好。
  大大咧咧的江华,把姐却收拾的赶紧利落,我和大鹏聊着工作上的事,一会,江华喊我们『都好了,快过来吃
饭吧』我和大鹏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江华穿着一件白色吊带,大奶子呼之欲出的颤巍巍的晃动,下身穿了一条七
分裤,大屁股扭动着端菜拿酒,也许是太久没有女人了,我的下面居然有了反应,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扭过脸,不敢
在看她一眼。
  三杯酒下肚,我和大鹏的话多了起来,不知不觉话题谈到我和媛媛上来,我不停的叹气,大鹏陪着我叹气。
  江华接过话题说:我说青林啊,嫂子不客气的说,你这是干的可不咋的,媛媛是不对,没离婚就偷人了,但你
想过没有,你这么做,媛媛可是在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你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无奈的说:嫂子,这是我是有点过分,我也是气糊涂了,可你知道当时的情况吗?是他们在,在,唉!
  江华说:你个大老爷们说话咋吞吞吐吐的,直说,我啥话没听过,熊样吧。
  我把当时的经过说了一遍,听的大鹏怒发冲冠,大声说:这么干就对了,他们这是侮辱人啊。
  江华瞪了大鹏一眼说:闭嘴,懂个屁,就你能,忘了你啥德行了,不知道劝解青林,还火上浇油。转头对我说
:青林,这事是媛媛太过分了,不过你也别太在意了,毕竟你们已经离了,嫂子今天和你好好聊聊,你和我家大鹏
是铁哥们,我也就不客气了。
  青林啊,媛媛是虚荣心太强了,你是太老实了,老实的有点傻了,你和嫂子说实话,你那个是不是不行啊。
  我满脸通红,大鹏说:你胡咧咧啥呢,人家青林对你可是尊敬的,就他不和你开玩笑,你说话注意点。
  江华哈哈大笑着说:瞧青林脸红的,跟猴子屁股差不多了,这有啥,我还不知道你呀,别人摸我屁股,你心里
指不定多美呢。大鹏脸红了,慌乱的看了我一眼,对江华说:别瞎鸡巴说,青林可是我唯一的真正朋友,你也不给
我留点面子,你这娘们就是管不住那张嘴。
  我心里有点疑惑,也没往心里去,江华平时说的比这直白多了,在我面前,还是有所收敛的。
  江华毫不在乎的对大鹏说:咋了,青林要不是你哥们,我早把他裤子扒下来验验货了,哈哈哈哈,得了,等我
收拾完了,和青林好好谈谈,啥大不了事,整天愁眉苦脸的,你看我和大鹏,就没有愁的时候,人活着就得快乐点,
你俩滚沙发坐着去,别当务我收拾。
  面对这样的女人,我和大鹏只有乖乖的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大鹏脸色微红的说:你嫂子就这德行,随便惯
了,你别在意。我赶紧说:哪里话,嫂子的性格谁不知道,这样更好,你比我幸运多了。
  大鹏不无自豪的说:你嫂子说话口直心快,心里善良着呢,别看嘻嘻哈哈的,看电视都经常流泪,是个有情有
义的女人,过家更是好手,一分错钱都不花,孩子在奶奶那,所有的花销都是你嫂子给的,从不让我父母花钱,你
嫂子在我父母面前的地位,比我高多了。
  江华已经收拾利索了,洗了几个苹果端了过来,坐在大鹏身边,削好皮递给大鹏和我一人一个,自己带皮就是
一大口。
  江华脱掉拖鞋,把脚放进大鹏怀里,自然的说:给我捏捏,青林吃苹果,别看着呀,我和你说吧,媛媛已经不
是你老婆了,你还背负这么大的包袱值得吗,有必要纠结起来没完吗,你看我家大鹏,这点比你强多了,老婆随便
摸,但不是随便上啊,哈哈哈哈。说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种事从嫂子嘴里说出来,是那么自然轻松,大鹏嘿嘿的傻笑几声说:摊上你这样的老婆,要是想不可呀,我
得上吊多少回了,不值得,不值得,江华踹了大鹏一脚说:放屁你,我这样咋了,摊上我你烧高香了,一心过家,
白天晚上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还不知足啊。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和他们在一起,一切都很轻松,我也开朗许多,真羡慕大鹏有这样的老婆。
  江华接着说:青林,你还没回答我,你那个是不是有问题呀。我红着脸说:这个,没,没问题呀,挺,挺好的
呀。
  江华看着我大大咧咧的说:三十来岁的大男人了,有啥不好意思的,我是为你以后着想,你说说你和媛媛一次
多长时间,都怎么干的。我是面红耳赤,不知道如何开口。
  大鹏说:你说啥呢,青林可是老实人,怎么好意思说呢。江华瞪着大鹏说:
  我说这些,是因为你们是好哥们。你想看他一辈子这样啊,这么说吧,你要是怕丢人,怕丢面子,我就不说了,
他是哥们,不是我哥们。
  大鹏赶紧给江华揉脚红着脸说:别,还是你说吧,咱家这点事啊,不怕青林笑话,其实我早想和青林谈谈我们
的经历的,我,我有点不好开口,还是你说吧。
  江华瞪了大鹏一眼说:就你是好人,这鸡巴事我说就天经地义了,我就不要脸了,熊鸡巴样吧,肏. 弄的我很
不好意思,不想因为我让他们在吵起来,那多不好啊,赶紧说,嫂子,谢谢你的关心,我的事没啥,你们不要为我
争吵,我还是走吧。说完就要起身告辞。
  江华大声说:拉到吧,你坐下,我和大鹏才不会吵架呢,我就这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大鹏和我说好几次了,
他心里一直憋着不敢说,我同意了吧,他又不好意思了,坐下,听我说。
  我无奈的坐下,听江华说话。江华注视着我说:其实男女就那么回事,你告诉我,媛媛和你时候是处女吗?我
红着脸说:是的。江华接着说:那你够幸运的了,我和大鹏就不是处女。大鹏『嗯嗯』两声,江华白了大鹏一眼说
:你嗯嗯也没用,我就不是处女。
  我非常纳闷,江华和大鹏不是处女,她说这些什么意思啊,看大鹏一点不快的表情都没有,这两口子葫芦里卖
的什么药啊。
  江华严肃的说:实话告诉你吧,大鹏想让我说的,不然我是不会和你说这些的,我的第一次给了我高中同学,
后来他上大学了,我们就断了,在别人把我介绍给大鹏后,我没有隐瞒,都告诉大鹏了,大鹏是爱我的,没有嫌弃
我,对我很好,我很感动,我的性格你也知道,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但是,我告诉你,闲扯可以,我还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后来我和大鹏结婚了,我这人是有原则的,嫁给大
鹏了,就要一心一意过日子,有了孩子更是如此。
  但是,我不客气的说,大鹏前几年干那事不行,满足不了我,一年也高潮不了几次,我们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只能憋着,本以为就这样了,没想到三年前,我原来的男友回来了,找到了我,他毕业回来工作,是一个白领,具
体是谁我就不告诉你了。
  他变化很大,也结婚了,比以前更会说话了,他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我不虚伪,我对他还有感情,怎么说
呢,也算偶然吧,一冲动,就发生了关系,我是又怕又羞耻又愧疚。我第一做的就是和大鹏坦白了,毫无保留的坦
白了。
  大鹏当时很愤怒,要死要活的,我也知道太对不起大鹏了,我哄孩子一样哄他,给他道歉,一再告诉他以后不
会了,大鹏原谅了我,让我更加爱大鹏了,可我骗不了我的身体,那个人一次给了我两次高潮,我忘不了,我那段
时间变得焦躁许多,大鹏又不懂,我也不敢说出来。
  那个人又联系我几次,我都拒绝了,可我的性欲真的无法满足,大鹏看出来我的变化了,问我了,我直说了,
我这人就这样,有啥说啥,大鹏很自卑,以为自己那方面不行了,更加不能满足我了。
  说来可笑,那个人再一次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了我和大鹏的情况,他说大鹏没问题,是技巧不行,是沟通不行,
他告诉我如何让大鹏知道我的感觉,我的敏感带在哪,怎样的体位和姿势才能达到高潮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按他说的告诉大鹏怎么做,大鹏真的行了,居然每次都能给我高潮了,喜的大鹏每天乐呵呵
的,我的心里也美滋滋的,也很感激那个人。
  我这人改不了的脾气,还是没忍住,告诉了大鹏,是那个人告诉我怎么做的,大鹏沉默了好长时间,我都害怕
了,没想到我家大鹏居然想请那个人来家里吃饭,我以为是在胡说呢,我家大鹏真的想请那个人来家里。
  那个人真来了,没想到人家两个人谈的很投缘,酒也喝了不少,我刷碗的时候,这俩人不知道怎么说的,那个
人没走,我们,我们一起睡的,哎呀,大鹏,还是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