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催眠
催眠
 这天放学,一个帅气阳光的男孩从学校中走了出来,看那学校的名字,赫然是“贵族学院”四字,可见在里面读书的人皆是有背景的人物,而这个刚走出校门的人,正是我了,我在贵族学院里是一个学习成绩非常拔尖的人,屡次夺得第一的名头,要知道,在贵族学校里得第一也是有难度的,虽然贵族学校里多纨绔子弟,但也有一些将来要继承家里企业的人,他们也是聪明人,要不然怎么继承家业呢?而能在这群人中脱颖而出,可见我的脑袋有多棒了!

  现在说一下我家中的背景:

  我的父亲王天霸是中南地区第一大黑帮—霸龙帮的老大,坐拥整个中南地区,大大小小的黑帮都臣服于他。在家中排行老三;我的母亲陈飘雪是中国第二大财团—飘雪集团的董事长,飘雪集团在房地产业,服务业,饮食业,电子机械产业,游戏产业等各行各业都有涉及,堪称一大巨擎。同时陈飘雪还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在家中排行老幺。

  我的姐姐王凤是美国第一财团—福克斯财团的CEO,美丽逼人。男友亨利福克斯是福克斯财团董事长之子,哈佛毕业高材生,是个有能力的人,当然也是个帅哥。

  我的哥哥王林自己经营了一家手机店,规模也相当大,妻子陈梦在他身边帮衬,经济头脑也不错,也是个美人胚子。

  我的大姨陈飘香是飘雪集团的总经理,能力出众,同时她的美也吸引着众多男性。丈夫林俊逸是北京市局长,掌管京城治安。他们的女儿陈满香是法院的一级检察官,破获过多起案件,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我的二姨陈飘絮是房地产业巨擎—柳絮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乃是房地产业的巨头公司,同时陈飘絮也是一个大美女。丈夫宋成俊是清华大学的名誉校长,受教育界尊崇的人。女儿陈满佳是一名体操运动员,为国拿下了不少奖牌,身姿也十分绰约。

  我的三姨陈飘柔是化妆业巨头—飘柔集团的总经理,也是位大美人。至于她丈夫梁天成则是董事长了。女儿陈满蓉是国务院总理的秘书,为一高官,也是个美女。

  我的大伯王天舒是贵族学校名誉主席,有30%的股份。妻子宋美玲是体操队教练,身姿绰约。儿子王虎是个师长,现任命于南京军区。妻子沈春也是军人,是个督察员,同样是美女。

  我的二伯王天明是北京天明医院院长,天明医院向来以医德医术着称,妻子马小玲是急诊科主任兼副院长,医术在医学界也小有名气,也十分迷人。儿子王豹是中南海卫兵团团长,格斗超群,妻子胡佳也是中南海保镖,实力不错,人也很漂亮。

  我的四伯王天国是外交部部长,统领外交,妻子安吉米娜是英国女郎,同时也是个精通各国语言的翻译家,性感撩人。儿子王狼是贵族学校在校生,是个纨绔子弟,现任女友孙菲也是个性感的美女。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亲戚,这里就不说了。

  回归正题。我走出校门后,便一个人低着头,戴着一副银框眼镜漫无目的地走着。本来母亲想给我配辆车和司机保镖的,但被我拒绝了。再加上我跟二哥王豹学了不少格斗技巧,虽谈不上十分厉害,但对付一般人还是稳赢的,稍微厉害点的自保也有余了。于是我妈就放弃了那个打算。我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但我仍继续往前走,就在这时,刚好驶来一辆大卡车,于是,在我惊恐的目光下将他撞了出去,一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在昏迷前,我只看到司机慌忙地开着那辆卡车逃逸了,却丝毫没注意到旁边有一个芯片状物进入了我的脑中,就这样,我昏迷了过去。

  我的意识世界里,我此时正面对着一个虚拟屏幕,只听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屏幕上传来:“你好,我的主人,请听我讲,我是一个催眠系统,被人遗忘在角落,你在被车撞飞时恰巧被撞到了我的所在地,于是我就进你的脑海里来了。我可以让你从此拥有催眠的能力,但需要你慢慢去开启。我先介绍下等级划分:

  级:眼镜催眠。就是在你的眼镜上设置一个按钮,只要按下它,盯着你眼镜的那个人就会瞬间被催眠;级:肢体催眠。只要你身体无论哪个部位触碰到别人,那个人就会瞬间被催眠;级:话语催眠。只要你说出让谁被催眠和催眠的指令后那人即可被催眠,但要在面前;级:眼睛催眠。只要你眼睛盯着某人看,那那个人就会瞬间被催眠;巅峰:心灵催眠。只要你心里想着谁,要她做什么,不管隔多远那个人都会瞬间被催眠,然后按照你的命令办事。

  就这些了。我也要与芯片同化了。剩余的只能依靠你自己了,我也帮不了你了。再见!”等它消失后,我才激动地跳起来,只想大喊:“我真他妈的幸运!”以抒心中的狂喜。之后,我的催眠传奇即将来临!

  当我从昏迷中醒来,立马就看到自己身处病房中,心想这应该是二伯的医院了。四处望了望,就看到床边趴着一个美艳迷人的女人,一张迷人的瓜子脸,性感的红唇微微张着,叫人直想一亲芳泽,一头秀发翩翩起舞,勾勒出一幅仙子亲临之美景,不知不觉间,我看呆了,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的仙姿,但还是忍不住地为之着迷。陈飘雪感到身边有异动,就睁开了那双秀丽的眼眸,一眼就看到已经起来的我看着她发呆,眼神中透露着丝丝爱欲,顿时就“扑哧”一笑,嗔道:“小滑头,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看过。还有,你怎么出车祸了,幸好有人发现了你把你带到你二伯这来,要不然你爸可要闹翻天了。大家都很担心你,但由于工作忙,无法抽身,所以叫我只要你醒了就通知他们。你呀,真叫人不省心!”看着母亲诱人的红唇中吐露出一句句嗔怒的话,再配上那张冠绝群芳的脸,我的欲火不受控制地升腾了起来,直想将眼前的美妇就地阵法,哪管她是自己的母亲。突然,我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个催眠系统,心想这正好是一个不错的试验,看看灵不灵。

  于是,我对着陈飘雪道:“妈妈,你看我这眼镜如何?”陈飘雪边抬头边道:“什么眼镜,眼镜不是我替你订的吗?当然好看了!你是不是脑子有损伤啊?快让妈妈看看!”当她的眼睛聚焦于我的眼镜时,我快速按下了那个按钮,顿时看到母亲的眼神渐渐变得空洞。我十分激动,就试探着叫到:“妈妈!妈妈!”“是”只听一声服从似的回答从她口中吐出。于是,我就明白自己成功了!看来催眠系统是真的。心中一阵狂喜。

  镇定心神后,我问道:“你叫什么?”

  “陈飘雪。”

  “我是你什么人?”

  “你是我儿子。”

  “你最爱的人是谁?”

  “王天霸。”

  “错!从今以后,你最爱的人是我!而我才是你的丈夫!你深深地爱着我,愿意为我付出所有,包括你的身心。知道了吗?”

  “我最爱的人…是…你,你…才是我的…丈夫…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包括…身心。我知道了。”

  “不过在人前不能把我们的关系暴露,在人前你还是原来的你!”

  “我…知道了!”

  于是我解掉了她的催眠状态,苏醒过来的她一看到我,就立马喊了声:“老公!”然后扑过来,吻上了我的唇,于是两人就在病房中激情地热吻,到后来更衍变成了舌吻,一个漫长的吻结束后,飘雪眼神迷离地看着我,于是两人互相脱去了彼此的衣物,坦诚相对,飘雪妩媚地看了我一眼,握住我坚挺的龙枪,然后低下头来,轻轻含住了它,吮吸吞吐着,后来我受不了了,就抱住她的头在她嘴中爆插着,最后在一声虎吼中缴械在了她的嘴中,飘雪也满足地将我的精液尽数吞下,还为我清洗了一下龙枪。最后,我将龙枪对准了她的桃源,在她:“来吧,老公!插死我吧!我爱你!”下我长枪而入,直达她的子宫,顿时发觉飘雪的阴道依然紧窄无比,十分舒服,而且她的子宫口竟然还未被捅破,想来老爸的鸡巴应该比较短小,不够将其捅破。于是,我再次狠命一刺,为飘雪破了宫,进入了她的子宫,飘雪在我的刺入下疼得叫了一声,后来便开始索求着:“老公!我要!操我!操死我吧!”于是我便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数百下后,将子弹全射入了她的子宫深处。事后,飘雪幸福地依偎着我,和我一起享受着欢爱后的余韵。后来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收拾衣服,准备打道回府,当然,走之前也跟众亲戚知会了一下。

  由于当时刚结束一场征战,再加上人多眼杂,我也不好对二伯母下手,只好暂缓一下了。

  这天,当我一个人待在家中看书时,门铃忽然响起,于是我放下书去开门。顿时看到门外一对男女站着:女的美艳逼人,一头披肩长发在微风中荡漾,一张瓜子脸精致艳丽,红唇轻启,笑靥迷人,身材修长,胸前巨乳,无不让人深深着迷,正是我的姐姐王凤;男的帅气英俊,带有西方韵味,正是我的姐夫亨利福克斯。我看见两人,顿时一愣,王凤就巧笑嫣然地说:“怎么了?我的好弟弟!不认识姐了?还不让姐进去?”于是我急忙让开让两人进去后便关上了门。等王凤放下背包后,就关心地走到我面前问我有没有受伤之类的关心的话语,听到我没事后她就松了一口气,然后便去厨房为我煮饭去了。

  看到王凤暂时离开后,我便对坐着的姐夫说:“姐夫,你觉得我这眼镜如何?”在亨利抬头看着我的眼镜的瞬间,我按下了按钮,亨利的眼神顿时变得空洞。于是我开始对他进行了一些暗示:

  “王凤是你什么人?我又是谁?”

  “王凤是我女友,我的爱人。你是她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弟弟。”

  “错!王凤是我的女人,我才是她真正的丈夫。而你,只是名义上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

  “不过在人前你还是她的男友,只要你清楚她是我的女人就行了,不能让别人知道!”

  “嗯…”

  于是我解除他的催眠状态后进了厨房,看到王凤那曼妙的身躯在忙作时,就轻轻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她。她顿时嗔道:“亨利,别闹!”边说边转过身,当她看到是我时顿时十分惊讶,不过慢慢地,她的眼神变得十分空洞,我就对她下了一些指令。然后解除了她的状态后,在她唇上轻柔一吻后走了。从她那我已经知道了她刚刚那个吻还是初吻,亨利并没有对她如何,也就是说,她的身子还是冰清玉洁的。听到此时,我心中那叫一个狂喜啊!

  等王凤将饭菜煮好后,我们就开动了,不过我并没有碰筷子,而是王凤含住一些饭菜后用嘴送到了我的嘴中(和弟弟吃饭要用嘴喂弟弟)。于是,我就这样享受了一顿美妙的午餐。期间,亨利早已吃完去午休了,而我们却吃了足足2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享受了两个小时与姐姐的吻。

  饭后,王凤收拾好餐具就进厨房准备洗碗,而我也跟了进去。在她洗碗时,我从背后搂住了她,手在她饱满的胸部揉搓着,她依然专注的洗着碗(洗碗时任弟弟侵犯)。后来我渐渐加大了动作,脱掉她的乳罩后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内狠命地揉捏着那对巨乳,嘴也含着她敏感的耳垂,挑逗着她,渐渐吻上了她的脖颈,不住地亲吻着。后来直接颁过她的头,狠狠吻上了她的双唇,和她展开了激烈的舌吻。

  等她洗完碗后,我跟着她进了她的卧室,锁上了门。然后便提醒她要喝牛奶了。她顿时叫一声“对啊!”于是走到我面前脱下我的裤子然后在我高兴的目光下含住了我的巨龙,慢慢吞吐着(精液=牛奶),后来更加快了节奏,最后衍变成了我抱住她的头,在她嘴中狠命抽插着,将浓浓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嘴中,她满足地吞了下去,还把我龟头上残留的精液也清理了。

  然后我又是“哈欠”一声,王凤听到后顿时关心地道:“弟弟,没事吧?你是不是感冒了?感冒了也不说一声?让姐帮你治!”于是便脱去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脱去了我的衣服,让我躺着,然后她缓缓地对着我的龙枪坐了下来(治感冒=做爱),当碰到处女膜时顿了一下,然后便一下坐了下去,让我捅穿了她的处女膜,直达她子宫深处。她顿时痛得大叫一声,我怜惜地揉着她的巨乳,借此平息她的痛苦。过了片刻后,她开始上下运动着,慢慢加快了节奏,一声声悦耳的浪叫从她嘴中飘出:“啊啊!好舒服!嗯!”直至后来变成我抱住她的翘臀上下耸动着,最后将子弹射入了她的体内。

  做完后,我又咳了一下,顿时她又用她的乳房开始为我治疗(治咳=乳交),她将乳房夹住我的龙枪,开始摩擦着,我也配合着她,在她的乳沟中抽插着,几次都碰到了她的柔唇,最后也射入了她的香唇中,她也尽数吞下。

  接着我又是吸了一下鼻子,她顿时又将她的菊蕾对着我的龙枪坐了下来(止涕=肛交),在我的龙枪进入她的菊蕾的过程中,她强忍着疼痛,在我的安抚下最终坐了下来,让我的巨龙刺入了她的菊蕾,而后便上下挺动着,最后更是让我的龙枪在她菊蕾中快速猛烈地抽动着,以致最终射入了她的菊蕾中。

  事后,我又催眠了她,让她认为我才是她真正的老公,而亨利只是挂名的。让她在人前不要暴露我们的关系,只是按姐弟之间的关系,可以适当表现出那种“呵护弟弟的情感”。然后又从她那得知了她这几天都是危险期,而且要在家呆几天才走,恰巧这几天飘雪太忙都住在公司。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凤儿日夜笙歌,每次都射入了她的体内。后来,在她和亨利回去没多久她就怀孕了,迫不得已她和亨利便早早结婚了,并且邀我们一起来庆祝,但那天新婚夜里,在凤儿床上的人确是我,我让亨利终生不碰凤儿,但要履行丈夫的指责。那晚,我和凤儿在床上颠鸾倒凤,好不乐哉!

  这天,正当我和飘雪如胶似漆地在床上翻江倒海之时,门铃忽然响了,但此时我们正在关键时刻,所以并没有立即去开门。我于是加快了节奏,在飘雪的声声尖叫下缴械在了她的体内,完事后我们便立即穿好衣服,而我去开门。一打开门,我便看到大哥王虎在门外站着,旁边还伴着大嫂。大哥由于长年的军人生活,浑身透着军人威严的气势,人站着笔挺笔挺的。而大嫂虽也有军人的气势,但由于她的花容月貌,这鼓气势反而变淡了一些,性感的双唇,白皙的面容,无一不深深吸引着我。于是我请他们进门来后便关上了门,帮她们倒茶后,便对大哥说:“大哥,你来一下,我有事要说。”于是大哥就跟着我进了我和飘雪刚刚做爱的卧室,飘雪看到我带着大哥进来,便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走到我身边,挽上我的胳膊后便给了我一个香吻,大哥顿时疑惑地看着我们,就在这时我按动了按钮,大哥的眼神顿时变得空洞。

  “你叫什么?你老婆又是谁?”

  “我叫王虎,老婆是沈春。”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没有老婆了,沈春是我的老婆,知道了吗?”

  “知道了…”

  “不过这只有当只有我们时才这样,但在人前不能暴露,在人前她还是你的老婆,但你不能碰她,只要心里清楚她是我妻子就行了。”

  “嗯…”

  “对了,小春还是处吗?”

  “是的…我还没碰过她…她的初吻也还在…那晚新婚时…我烂醉如泥…就没有动她…后来又因太忙…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哦,那就行了。”

  于是我让他先呆着,我挽着飘雪走了出去。看到我挽着飘雪,而且飘雪也依偎着我,似是一对恋人般,又不见我大哥出来,小春便疑惑地看着我,趁此机会,我就按下了按钮,瞬间小春的眼神空洞了下来。

  “你叫什么?我又是你什么人?”

  “我叫沈春,你是我丈夫的弟弟…”

  “从今以后,我才是你的男人,你的丈夫,而你是我的妻子,我的爱人。王虎只是你名义上的丈夫,会由他履行丈夫的职责,只要你心里明白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你的最爱就行了。”

  “你是…我的丈夫…我的爱人…知道了…”

  “等下你醒来后要像飘雪一样挽着我的手臂,并献上你的初吻,要和我舌吻,吃饭时要用嘴给我喂饭,并且今天你要把处子之身交给我,知道了吗?”

  “把处子…之身…交给…爱人…好的。”

  于是我将大哥也带了过来,然后一起解掉了他们的催眠状态。一解掉他们的状态。小春顿时扑了上来,激烈地吻上了我的唇,将舌伸进了我的口中,于是我们的舌头彼此纠缠着,互渡着津液。吻毕,她挽上我的手,依偎着我,而大哥整个过程也都是平静地看着,以致我得以拥着两位美人,左拥右抱,然后便一同去进餐了。

  饭桌上,我正惬意地享受着两位美女的款待。飘雪和小春正轮流地喂着我,当然是用嘴喂了!我闭着眼靠着背椅,美美地享受着两女的慰劳,享受了一午餐时间的吻。而大哥吃完后便看着我们,等我们吃完。

  饭后,我拥着两女进了卧室,关上了门,而大哥就在门外站着,我的目的就是要他听自己老婆在我胯下的呻吟,这样才更加刺激。卧室里,我褪去了两女的衣服,也褪下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开始对她们上下其手。渐渐地,在我的爱抚下,两女都开始动情了。

  于是,我先拉过飘雪,直接进入了她的体内,然后便大力抽插着。飘雪的浪叫声也响了起来:“嗯!大力!操死我吧,老公!老公,我要,操我!嗯!啊!我爱你,老公!”最后便尖叫一声泄身了,而我依然坚挺着。

  而后,我便拉过小春,抚摸着她匀称的身体,揉搓着她丰满的胸部,吻上了她的唇,展开了激烈的舌吻,而后一路下吻,在她的胸前不断吸吮啃咬着,她也早已动情,在我身上抚摸着,最后我的嘴来到了她的禁地,品尝着她因动情而流下的爱液,同时爱抚着她。最后便将龙枪刺入了她的花园,捅破了处女膜,进入了她的子宫深处。一边又吻住了她的双唇,撬开她的牙关,纠缠住她的嫩舌,借以平息她的痛苦。然后我便开始抽动着,小春顿时呼吸加剧,开始叫到:“嗯!啊!老公,爱我!操死我吧!嗯!啊!啊!我爱你!”在数百下抽插后我将子弹尽数射入了她的体内,她也同时大叫一声瘫软了下来。

  事后,我又拥着两女,才得知小春这几天正好处于危险期。于是,为了让她怀上我的孩子我又跟她开战了。就这样,我们笙歌了一整天,实在是爽死我了。完事后,我打开门发现大哥还在门口站着,而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就让他们回去了。

  回去后没多久,就传来小春怀孕的消息,为此大伯还十分高兴。那天我也去祝贺了一下,而且在所有人都没注意时,我又和怀孕的小春干了起来。孕妇的感觉也让我十分舒服。

  这天放学后,我由于要把今天的功课解决掉,所以就不急着回去。转眼间,教室中就只剩两个人了。一个是我,另一个则是孙菲了。孙菲是我的同班同学,我的四弟王狼经常来找我,因为我家势力很大,我的地位也高,所以他想跟我培养好关系为以后铺路,于是就经常来缠着我了。久而久之,他跟我们班同学也混熟了,甚至掳获了我们班的班花,也就是孙菲了。而自从他开始跟孙菲在一起后,不知怎的,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断绝了和其她女子的关系,一心扑在孙菲身上,对她百般殷勤,我也就随他了。不过这些都是发生在我得到催眠系统之前,不过既然现在我得到了催眠系统,那就不一样了。

  孙菲的父亲恰好是我爸帮会的一个副帮主,和我爸是生死兄弟;她妈也恰好是飘雪公司的副总裁,和飘雪也是情同姐妹,也是一个迷人的熟妇。大家也许会问:为什么她父母和我父母关系那么好,而我们却不是男女朋友呢?那是因为我在得到催眠系统前胆子较小,只敢YY,没胆量真去干,面对美女也经常落荒而逃,但自得到催眠系统后,我便变得肆无忌惮,什么事都可以干了。

  等我完成功课后,伸了个懒腰,发觉孙菲还在,正低着头做作业。于是我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察觉到我来到了她身边,她顿时一颤,没敢抬头。原来孙菲自小便喜欢我,对我的爱意因为年龄的增长越发深厚,但只是我没察觉到,而且比较木讷罢了。之所以做王狼的女友,那是因为想刺激一下我,让我注意她,并趁机接近我,想博得我的欢心。察觉到我的举动,她的内心顿时无限羞意和紧张。

  此时的孙菲穿着一身紧身衣,将她美好的身材凸显了出来,那饱满的胸部看得我血脉膨胀。而就在刚才早已放开胆子的我察觉到她的举动后便已明白她之所以那么做的原因,知道后我便大喜不已。于是,我伸过手揽住了她纤细的柳腰,将她抱进了怀中,她抬头用迷离的双眼看着我,那性感的红唇微微张着,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于是,我俯下头来,含住了她的唇瓣,粗暴地吮吸着,将舌伸入她的口中,纠缠着她的香舌,于是我们就这样激烈地热吻着,我的双手还大力揉搓着她丰满的胸部,和她激情缠绵着。

  吻毕,我捧住她的头,直视着她的双眼,就看到了她深情的眼神。但我还是按下了按钮,瞬间她的眼神变得空洞无神。

  “你叫什么?最喜欢的是谁?”

  “我叫孙菲,最爱的是你!”

  “好,既然你知道你最爱的是我,那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嗯…菲儿一定好好侍奉老公…请老公爱我!”

  于是我除掉了她的催眠状态,还除去了她的紧身衣,之后我们便赤身相对了。菲儿俯下头,含住了我坚挺的肉棒,温柔地吮吸着,尽管手艺生涩,但还是弄得我很舒服。我想她这应该还是第一次,但王狼应该不是一个放弃口交的人,想毕是他还没拿下菲儿。也就是说,菲儿至今还是处,而且刚刚那个吻应该是初吻,想到这,我就更加激动了。于是,我抱住她的臻首,大力在她嘴中耸动着,最后便一声虎吼,将子孙射进了她的喉咙深处,她也柔顺地咽下了我的精液。然后,我吻上了她的娇乳,舔吻着她的乳头和乳晕,而她也早已动情,而后我就附上了她的桃源,吮吸着她的阴蒂,品尝着她甜美的爱液,她的浪叫也随之响起:“啊!嗯!老公!我爱你!我要!给我!操我吧!菲儿要!”见她早已等不及了,于是我挺枪而入,竟发觉她的阴道竟弯弯曲曲的,似回廊一般,让人十分爽快,竟是名器中的“九曲回廊”,这回我可真是捡到宝了啊!这个名器也让菲儿在我的心中地位扶摇而上,这也是菲儿和我始料未及的。当碰到那层处女膜时,我就知道我的猜测是对的,于是我便用力一捅,就将她的处女膜捅破了,等她的痛楚平定后,我便开始猛力抽动着,她也直叫着:“好舒服啊!老公!大力操我!好爽啊!嗯!啊!我爱你!”如此数百下后,我射入了她的子宫深处,她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事后我伏在她身上,抱住她,她也回搂住我,我们聆听着彼此的心跳,感受着彼此的爱意。接着我又将她催眠后对她下了几道命令,至于是什么,以后自见分晓。

  这次欢爱之后,我特地约了王狼出来,将他催眠后,下了以后不准缠着菲儿,以及如果征服了一个美女,就不许碰她,要将她献给我的命令。于是乎,我就天天和菲儿一起留到大家离开后一起欢爱,教室里也天天都会响起菲儿动人的娇啼。后来,我更是将菲儿带到了家中,和飘雪一起玩3p。再后来,菲儿为我生了个孩子,但奇怪的是,凤儿,小春以及菲儿后来为我生的孩子竟都是女孩,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天,我们一家人接到了婚礼邀请函,原来是飘雪的挚友要结婚了!我时常听飘雪夸赞她的这个挚友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成熟的风韵,之所以至今才结婚是因为以前还未找到合适的对象,如今已经找到了伴侣,所以马上就开始筹备婚礼了。这个美女叫阮秋,家境也很殷实。父亲是个企业家,跻身于中国富豪榜第36位,母亲是个教师,是我们贵族学校的十大美女老师中的第10个,而我的碧心当然无可争议的被列为了第一。而阮秋的新郎叫方俊,是我的语文老师方碧心的哥哥,父亲是中国富豪榜的第30位,母亲是个音乐老师,现在也是在贵族学校教书,是排行第9的美女老师。而我因为一直听飘雪夸赞阮秋,早就想见识一下了,同时心中也早已把她内定成我的女人了。于是我们就启程准备去参加婚礼了。

  在车上,由于我父亲王天霸正好临时有空,就来和我们一起去参加婚礼,而这正好提供给我一个好机会,我已经找了一个机会催眠了他,让他对我和飘雪间的事表示赞同,同时暗示他以后要听我的命令。于是乎,他就被我拉来开车了,而我和飘雪则在座位后面卿卿我我,毫不顾忌前面的“父亲”。不得不说,飘雪今晚打扮的非常漂亮,弄得我难以自抑,在车上就忍不住和她疯狂地热吻,后来看时间还很充裕,于是就撩起了飘雪的晚礼服,脱下了她的内裤,直捣黄龙,直接在车上交合了起来,而父亲也在专心的开着车。不久后,我们就结束了水乳交融,整理好衣服后便相拥而坐,等待到达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