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从自古到现在军营就多淫事
从自古到现在军营就多淫事
 安碧如背着手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在小镇的集市上,她躲到这里已经有一两天 了,本打算继续向北,但刚巧几天后有一艘货船要去浙江,她已经跟船老大说好 了,到时候带上她。
 
  实在不愿意闷在屋里,乔装打扮一番,安碧如就来到集市上。她现在住的地 方是租来的,钱当然是偷来的。休息了两天,安碧如的心情好多了,身子却有些 烦闷,成熟的肉体已经许久没有男人的滋润了。
 
  东瞧瞧西逛逛,小镇上的东西不多,都是些自家的蔬菜、水果,一些手工艺 品,自打萧家开始售卖女人的内衣之后,这种女人本应该自己动手制作的东西悄 悄的成为了一种流行商品,包括肚兜等一些女性私密物品也慢慢的摆上了货架。 
  安碧如走进一家裁缝铺,刚来的时候她在这里订做了一件肚兜,肚兜是早就 做好的,需要在上面绣图案的话,就需要等上一两天。
 
  「老板娘!」老板娘是个三十岁上下,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带着几 个绣娘给人缝缝补补做些衣服之类的,此时的她正坐在柜台后面比划着什么。 
  「姑娘来了。」老板娘抬头看了眼安碧如,记起是自己的主顾赶忙站起来笑 着答应到。「你的东西都给你绣好了,燕儿快来。」
 
  老板娘喊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绣娘走了出来。「月姨你叫我?」
 
  「带这位姑娘去后面看看她的东西,就是昨晚丫头绣的那个。」毕竟是女人 贴身的东西,直接拿在店面里看多少有些难为情。
 
  「知道了,姑娘跟我来。」燕儿姑娘领着安碧如往后面走去。
 
  接过绣娘薄纱的肚兜上绣着两朵白莲花,栩栩如生,针脚极密能看出绣娘的 女红很是纯熟。
 
  「好看。」安碧如拿在手里确实喜欢的不得了。
 
  「丫头是我们这里女红最好的绣娘了。」燕儿看着安碧如满意的神色说到。 「正巧这几天丫头没有活,要不然等上十天半个月也没准,不然换了别人给你绣 未必能这么好看。」
 
  「确实很好,我要下了。」安碧如最后一次动针线应该就是给师姐和自己秀 的香囊了。自己的女红跟手中的女红都没法比,想着以后不在四处奔波了,自己 应该重新绣一对香囊。
 
  燕儿包好肚兜交给安碧如,领着安碧如往店面走,安碧如就听到有个男人的 声音在跟老板娘说着什么。听这个声音安碧如觉得很耳熟,脚步不由得加快了。 
  看到燕儿领着安碧如进来,老板娘笑着问到「姑娘可还满意?」
 
  「很满意,您这里的绣娘手艺很好。」安碧如嘴上跟老板娘客套着,眼睛却 看向店铺里的男人。
 
  男人身材高大,不是很健壮,一身文生公子的打扮,清秀白净的脸上挂着淡 淡的笑意。大眼睛亮亮的很有神,薄薄的唇一副能说会道很讨女人喜欢的样子。 
  男人看到安碧如在打量他,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复又看向老板娘似乎在 等着她的回答。
 
  「公子稍等,我把这位姑娘的账先给算出来。」
 
  「不急,您先忙。」男人拿着扇子转到店铺另一边看着各式各样的布匹。 
  老板娘接过安碧如递来的银两。「不用找了。」本来就是偷来的,安碧如怎 么可能精细着花。
 
  碎银子怕是有四五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老板娘嘴笑的都合不拢了,连声 道谢。
 
  「不用谢,东西我确实很满意,多的就算是赏给你们的吧。」安碧如一边跟 老板娘客套着,一边向一旁的男人走去。
 
  「你怎么在这里?」安碧如看着男人。
 
  男人回过头来,虽然并不怎么惊讶,但还是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长相一般穿 着朴素的女人。「我们见过面?」自己风流韵事太多了,但是他实在想不起来什 么时候跟这样一个女人有过一场露水姻缘。
 
  宽松朴素的外衣,将安碧如美妙的身姿完全遮掩了起来。「哟~ 左大少爷是 不是风流债太多了,想不起来我这个乡下的小女子了?」反正这里也没人认得自 己,安碧如大胆的跟左清源闹着。
 
  这个女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姓名,而且能叫自己左大少爷的人绝对是自己家里 的人,自己什么时候跟家里的下人搞到一起去了?他把安碧如当成自己家的下人 了。「夫人说笑了,在下确实对你没有印象,还望夫人指点一二。」
 
  「就喜欢看你一脸傻兮兮的样子。」安碧如笑得很开心。
 
  「呵呵。」左清源尴尬的跟着笑了笑,这女的可能有点傻,自己怎么跟她在 这还聊了半天,一会儿自己还要去找人。索性不再理安碧如,来到掌柜面前,交 代了几句,自己之前已经量好了尺码,今天来确认下布料。
 
  这里事情办好,左清源走出裁缝铺,就看到安碧如站在门口看着他。
 
  左清源是她刚下山的时候认识的,是通过他的母亲,那时候自己举目无晴, 又不想就这样回到苗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他的母亲。她母亲很喜欢这个落落大 方,性格开朗的姑娘,而且很有眼缘干脆认了安碧如为义女。
 
  安碧如居无定所,忽然有人关心自己,这种家一样的温暖幸福让她不忍拒绝。 有了这么一个母亲,安碧如一下子就有了依靠。她的义母守寡多年,只有一个儿 子就是左清源。
 
  左清源比安碧如年长一岁。俗话说慈母多败儿,左清源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很小的时候他就是家里的小霸王,倒不至于杀人放火,但是家里的丫鬟各个都怕 他。他要是看上了那个丫鬟,当着众人的面就敢调戏,当然了唯独不敢在自己母 亲面前做这些事情。也有人告过状,但是左清源总是一副委屈的样子在母亲面前, 毕竟没有亲眼看到儿子作乱,左母怎么可能当真,往往都是安慰安慰下人敷衍了 事。左清源聪明的地方就是,他绝不会找告状的人报复,有事没事的还让母亲打 赏下人,这么一来再有人说什么左母就更不信了。
 
  左清源实际长的很好看,丫鬟们并不反感他,毕竟能嫁给富家公子当小妾, 也比嫁给贩夫走卒、家奴院工要强。但是,如果左清源私下里偷偷调戏,没有几 个是不愿意的,但是当着众人的面调戏,谁的脸皮也不可能这么厚,所以小丫鬟 们都躲着左清源。
 
  这一些在安碧如来了以后就彻底改变了。
 
  左清源以为母亲带回来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是给自己做媳妇的,左清源一眨 不眨的看着花儿一样的安碧如。年轻的秀美的脸颊,粉嫩的肌肤,一头乌黑的秀 发,漆黑的大眼睛里闪着亮光,也在好奇的打量着他。
 
  「表哥。」
 
  「嗯。嗯?」左清源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突然反应了过来。「你叫我什么?」 
  「清源,这是你表妹,今后就住在咱们家了。」左母微笑着看着两个孩子, 安碧如还比左清源高一点。
 
  「我表妹?咱家不是没有旁的亲戚了吗?」左清源看了眼母亲,又看了看安 碧如,她笑很甜。
 
  「说是你表妹就是你表妹。」左母起身领着安碧如往后院去,去给她安排住 处。
 
  一大家子人这一整天都围着安碧如转个不停,这个倒茶那个烧水,拿着点心 的,安排被褥的,总之忙活的安碧如眼花缭乱的。
 
  整个家里只有左清源一动不动,就陪在安碧如身边,眼睛像是长在她身上了 一样,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慢慢的大家都熟络了,安碧如开朗的性格让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在山 上的时候自己的起居就是自己打理,虽然义母给安排了两个丫鬟,但是安碧如还 是很多事情自己来做。
 
  有那么一段时间,安碧如真的想就这样下去,以后找个人嫁了,不去想师傅 不去想师姐。
 
  左清源一直在打安碧如的注意,一开始没摸清她的脾气,一段长时间的接触 后,左清源以为自己很了解安碧如了。一天中午,趁着大家都在睡午觉,摸进了 安碧如的闺房。
 
  后果可想而知,被好好教训了一顿的左清源躺在地上,安碧如甜甜的笑着, 手中的银针在左清源的身上来回的比划着。
 
  左清源一通保证,又是发誓又是赌咒的。安碧如念着左母的情,也不会真的 把他怎么样,用银针刺了他一下,威胁他说是刺了他的要穴,以后不听话他就做 不成男人,左清源吓得脸都白了。打那之后,左清源就老实多了。
 
  之后左母病逝,安碧如再次孤苦伶仃成为一个人,虽然家里人都想留下她, 但是她还是走了,左清源是最不愿她走的那个。别看两个人打打闹闹的,但是感 情也是最深的。成熟起来的左清源真像个哥哥,又像是父亲一样照顾着安碧如, 只是色心未改。
 
  「你们男人真绝情。」这句话安碧如没有用假声,左清源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你是……?」左清源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自己的妹妹在外面孤零漂泊,当哥哥的也不说出来找找。」安碧如撒着娇 说着,转身就要走。
 
  「如妹?」左清源一把拉住她的手。
 
  「哟~ 你这在大街上调戏女孩的毛病还没改呢?」安碧如在他的手心上轻挠 了一下。
 
  「你怎么这个样子?」被安碧如拉到街角的左清源心疼的攥着她的手,在她 脸上看着,想找到以前的影子。
 
  「是不是不好看了?」安碧如装作失落的样子低着头。
 
  「怎么会,你永远都是我心中那个美丽的妹妹。」左清源一把抱住安碧如。 
  男人的气息冲进自己的鼻腔,安碧如深吸了一口气,胸中的小鹿都快跳出来 了。
 
  衣服虽然粗糙宽松,但是女人的身材可做不了假。丰满的巨乳压在左清源的 胸前,自己双臂用力,乳肉更密实的压在自己的胸上,上面传来的柔软的感觉让 左清源的下面有了反应。
 
  『她的身材可真好啊!』左清源暗暗的想着,虽然他经历过的女人里也有丰 乳豪胸的女人,但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左清源跟自己连过一段时间功夫,当然是被自己逼迫的。今天被他第一次抱 在怀中,男人结实的胸口压在自己的乳峰上,安碧如感觉自己的乳尖都挺翘了起 来。
 
  冷静,左清源告诫自己,自己的妹妹可是会武功的人。
 
  「哪有人这样抱着自己的妹妹的?」安碧如抬手环着男人,虽然二人在街角 的僻静之处,但毕竟是大街上,一股莫名的兴奋荡漾在二人胸中。
 
  女人的话明显不是拒绝,左清源大着胆子将手滑落在安碧如的腰间,轻缓的 抚摸着。「哥哥怎么就不能这样抱着妹妹了?」
 
  「你又开始使坏了是不?」安碧如感觉到男人的动作,抬头乜了他一眼。 
  见安碧如没反对,左清源色心大起,一只手捏着她的屁股,直接将她压到墙 上,低头就去吻她。
 
  安碧如扭头躲开男人轻声说道。「等等,脸上有易容的东西,等我把它拿下 去。」
 
  左清源离开安碧如给她一点空间,双手抱着她的纤腰,看着她低着头在脸上 弄着什么。不一会儿,安碧如拿下面具,顺手放进袖口中。
 
  抬起头看着左清源,安碧如甜甜的笑着。「怎么样?是不是变样子了?没有 以前好看了?」
 
  左清源一句话一说不出来了,明艳的脸颊褪去了青涩,平添了一股成熟妩媚。 依然是那么美,还是那么惊艳。
 
  「就喜欢看你傻兮兮的样子。」安碧如笑着点了下男人的鼻尖。
 
  男人被点醒过来,想起刚刚要做的事情,左清源再次低头下去,安碧如再次 躲开。
 
  「你干什么?」安碧如娇笑着问道。
 
  没吻到女人的香唇,左清源在安碧如的脸上吻了一下,一只手再次不老实的 游走到她的丰臀玉股之上。
 
  「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安碧如半真半假的威胁到。
 
  「好妹妹,哥哥想死你了,这次回来就再也别走了。」左清源一只手已经从 安碧如宽松的衣摆探了进去。
 
  论清新秀美当然是宁雨昔更好看,单论长相安碧如也不如宁雨昔,但是要说 成熟妩媚,谁更有女人味,怕是十个宁雨昔都不如一个安碧如妖艳多姿。 
  此刻的左清源完全是欲罢不能,伸向她胸口的手被安碧如抓住。将手抽回, 抓着安碧如的小手就放在自己的胯间,按在自己的挺起的阳具上。男人穿的不多, 安碧如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坚硬与火热。
 
  「妹妹,哥哥是真的喜欢你,而且你也清楚,我们实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只要你点头,我就风风光光的娶你过门。」左清源从来没有在女人面前如此失态 过,安碧如是唯一一个,而且不止一次。
 
  「就会说好听的骗人。」安碧如当然相信他说的话,他对自己从没说过谎话。 「我倒是想,但是我的夫君一定不愿意。」
 
  左清源哪会在乎这些,抓着她的小手隔着裤子在自己的阳具轻蹭着。随后左 清源的手再次不老实的溜进女人衣服里。既然自己也想放松一下,安碧如索性放 开任由男人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
 
  左清源一点点的接近安碧如的乳峰,一边吻着她,大手隔着小衣在她的乳下 蹭着,见她没有反对便轻轻地敷了上去。
 
  入手之处绵软至极,隔着一层布料感受着那里的温热,男人用手将丰硕的巨 乳变换着各种形状,安碧如轻哼着,向男人回馈着自己的感受。
 
  『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左清源心里激动无比,手上的力度不断加 大,娇嫩的乳肉跟自己叫着劲儿,稍不注意就会从手中滑脱。
 
  左清源捏住安碧如乳峰上的红樱『这就是她的乳头。』已经硬挺起来的乳尖 很有弹性,被男人按入乳肉,松手后会再次弹出,捏在指间硬硬的,一股淫靡的 气息荡漾在二人之间。
 
  街上的行人不多,二人所在的胡同有些偏僻。左清源已经扯开了安碧如的衣 襟,隔着小衣玩弄着她的双乳。左清源很想看看那里的庐山真面目,但是安碧如 死活不肯,左清源也不好强迫。
 
  安碧如紧张死了,要不是他很听自己的话,按照左清源的脾气,他都能就地 正法了自己。在这僻静的小胡同里,安碧如不敢出声,埋首在胸前看着男人把玩 着自己的胸乳,由乳尖上传来的一阵阵酥麻刺激的她轻颤着身子。
 
  「别闹了,一会儿来人了怎么办?」拿眼偷瞄着胡同口,安碧如娇声的乞求 着。「你想要怎样都行,领我走,别在这里。」
 
  「在这里天地为媒不好吗?」左清源在安碧如的颈项间拱着,贪婪的嗅着那 里的香气。
 
  「不唔……」女人的小嘴被男人堵住了。
 
  这就是她的唇?细软的香舌被男人勾了出来,含在嘴里吸吮着,香津一滴不 露的渡到男人的口中,甜腻的气息喷在男人的脸上。左清源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刻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安碧如享受着男人的爱抚与亲吻,身子软绵绵的贴着男人,双臂搂抱着男人 的脖子,小嘴被左清源霸占着,胸乳在男人的指尖变换着形状。
 
  「妹妹,你好香好甜好软啊!」
 
  「还有更软的,你像不像知道是那?」安碧如一条腿伸进男人的腿间,轻柔 的摩擦着男人的坚挺。
 
  「你这小妖精,想要了?」三下两下的将安碧如的裤带解开,让她转过身去, 左清源坚挺的阳具就顶在安碧如肥美的香臀上。
 
  左清源大力的揉搓着安碧如的乳峰,腰部用里的挺动着,一只手在伸进安碧 如的裤子里,在她的胯间用力的揉着。
 
  刚要将她的裤子褪下,就被女人拦住了。「你想干什么?」安碧如扭头看着 左清源。
 
  「我等不了了。我快点来,不会有人发现的。」左清源性急的将自己的裤子 脱了下来。
 
  安碧如肩膀一用力,就将左清源震开,娇笑着跑到一边。「好啊,你能抓住 我,我就从了你。」
 
  左清源裤子在脚上,被安碧如一震,没站稳晃了一下,听到她的话心思一转, 轻挪脚步一下子栽倒一旁。
 
  安碧如赶紧过去扶他。「快起来磕到那里了?」
 
  「腰,疼疼疼。」装模作样左清源被安碧如拉了起来,正要去抱她,只见刚 刚还一脸紧张的安碧如,嘴角荡起一抹坏笑,一把将左清源再次推到。
 
  「想骗我?你还……呀~ 你无赖。」正要高兴的安碧如一个淬不及防,被倒 在地上的左清源一把将裤子拽了下来,安碧如赶紧蹲下,正好被左清源抱了个满 怀。
 
  「抓到你了吧?」
 
  「你想怎样?」安碧如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男人。
 
  「我想要你,现在就要你。」左清源站起来,抱着安碧如。
 
  「可是这里好多人啊!」安碧如斜了眼胡同口。
 
  「再往里面走走,你武功那么好,来人了你直接翻墙就走,不会有人发现的。」 左清源建起裤子也不穿了,支棱着一根粗长的阳具领着安碧如往胡同深处走去。 说来也巧,拐过墙角他俩发现这竟然是个死胡同,这样的话能来这里的人就更少 了。「天赐良机,好妹妹,你就从了哥哥吧!」
 
  安碧如也有些兴奋,看着左清源哀求的样子咬着唇点了点头。
 
  获得美人的首肯,左清源高兴坏了。让安碧如扶着墙,自己蹲下去将她的外 裤亵裤都脱了下去,雪腻的丰臀暴露在微凉空气中,安碧如的臀肉上起了一层细 细的鸡皮疙瘩。
 
  「有点凉。」
 
  「一会儿就不凉了。」左清源抱着安碧如的大腿,在上面舔着。一寸寸吻着, 直到吻到她的臀峰上。
 
  男人的口水留在安碧如的大腿上凉凉的,男人火热的气息就在自己的臀瓣之 间。
 
  「好美的花瓣,好香啊!」左清源张嘴伸出舌头在安碧如肥美的花瓣上舔着, 舌尖顶进她的身体里,感受着那里的温润肥美,那里除了有一股淡淡的咸湿的味 道,更多的是女人成熟的气息。「妹妹的身子好丰润啊,这么快就湿了。」 
  花茎中的又湿又滑媚肉吸缠着入侵物,男人的舌头努力的深入着,安碧如下 压着腰肢,让男人舌头能更好的动作着。
 
  成熟的肉体此刻急需男人的慰藉,柔软的舌头根本压不住女人的欲火,安碧 如的情欲一发不可收拾。
 
  「我可以了,你快来吧。」安碧如软语相求到。
 
  「妹妹。」左清源站起来,咬着安碧如的耳垂说到「妹妹吹过萧吗?」 
  安碧如当然明白男人的意思,也不做作,直接回身蹲下。男人的阳具已经蓄 势待发了,只不过想体验下女人的口舌。通红的龟头涨的浑圆,棒身有些发黑了, 一看就没少穿眼打洞。
 
  安碧如先是闻了闻,左清源风流成性但是还是很注意卫生的,不光没有很浓 烈的腥臊味,还有股淡淡的香气。安碧如双手来回的撸动了几下,然后含住他的 龟头,用双唇包紧男人的肉棒,一下一下的用嘴唇套动着,口中的小信子抵在肉 棒下面。
 
  左清源一阵阵肉紧,要不是久经花场,这时候怕是已经一泻千里了。又被安 碧如服侍了一会儿,左清源也是欲火高涨。将自己的衣裤铺在地上,又把安碧如 扒光,把她的衣服也铺上,然后将她放倒,压在身下。
 
  安碧如主动的分开双腿,男人跪在她的腿间,用大龟头在她的花谷间蹭了蹭, 沾着安碧如的口水,顺着安碧如的淫水,左清源很轻松的就进入到安碧如的身体 里。
 
  两个人都是舒服的出了口气。
 
  「真舒服,妹妹你好湿好滑啊!」被湿滑的媚肉包裹着,左清源缓慢的动作 着,让安碧如能够有时间适应过来。
 
  「就这样~ 嗯~ 嗯~ 」安碧如闭着眼睛,娇哼着,享受着。「好舒服~ 啊~
 好深~ 」
 
  左清源做梦都想办到的事情今天竟然实现了,当然是顺着安碧如的意思来, 继续轻缓的动着。男人压着安碧如丰满的身子,一根火热的阳具轻缓而熟练的动 着,专挑女人的痒处刺着。不多时安碧如就小丢一回。
 
  「妹妹好狡的身子,哥哥还没尽兴你就丢了一回?」男人忍耐着龟头上的酸 麻,继续轻缓的动着。
 
  安碧如久积的情欲得道释放,肉体得道安慰,一句话也不想说,此时此刻只 想被男人好好的抚慰一番。
 
  「喜欢哥哥的玉杵吗?」
 
  「不喜欢,硌的人家怪疼的。」安碧如挺着纤腰,让男人能入的更深。 
  「但是你的这张小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它可是紧紧的咬着我不放呢。」 
  「就咬你怎么了?」安碧如拿捏好时机,在左清源龟头顶到花心的时候,沉 腰下去,运功在左清源的龟头上吸了一下。
 
  「嘶~ 小东西还真会咬人。」左清源没有防备,差点就射了出来,停在女人 的蛤口不敢妄动。
 
  安碧如这下也是偷偷学来的,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还敢小瞧人?」 
  终是抵不过身下美人的魅力,左清源继续挺动着,却不敢在深入。「不敢了。」 
  「好哥哥,再深些,妹妹又有些意思了。」滑如蛋清的腔肉微微发硬,软嫩 的花心也紧绷了起来。左清源清楚的感觉到女人绞紧了自己的肉棒。
 
  「如妹妹这么喜欢哥哥都玉杵?」
 
  「对,妹妹喜欢哥哥的……哥哥的玉杵,好喜欢。」
 
  「那以前怎么不告诉哥哥?」左清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自己也是泄意连连。 
  「因为,嗯~ 嗯~ 啊~ 好深~ 啊~ 因为妹妹不知道嗯~ 不知道哥哥的棒棒这
 么舒服啊~ 快啊~ 快~ 」
 
  「妹妹好淫荡啊!再叫可就被人发现了。」听到这句话,安碧如的腔肉绞的 更紧了。「嘶~ 小妖女。」
 
  「那样~ 啊~ 不要~ 」男人的动作越快,安碧如的媚肉绞的越紧,安碧如痴
 缠的越厉害,男人挺动的也更急促了。
 
  「以后妹妹就是哥哥的女人了,哥哥要天天插你的小穴。就在院子里,在客 厅里,在下人们的屋子里,在仓房在厨房,在家里的每一处。」男人的肉菇刮蹭 着女人甬道里的褶皱。
 
  「嗯~ 啊~ 啊~ 不要~ 啊~ 不可以~ 啊~ 」
 
  「不要吗?」左清源咬着牙说到。「可是你的身子真的淫荡极了,我根本停 不下来啊。」
 
  想着自己终于得偿所愿,左清源兴奋的不得了,将安碧如抱坐在怀中,上下 抛动着她的身子。
 
  「不要~ 啊~ 啊~ 太深了~ 」男人的每一下都顶在自己的花芯上,安碧如魂
 儿都被顶没了。
 
  抱着这样一个美女做着活塞运动,左清源当然的好好享受一番了。抱着安碧 如,一会儿深插一会儿浅顶,强忍着精关不让自己泄身。
 
  安碧如放开抱着男人脖子的双手,上身后仰,双手支撑着身体。架空起来的 腰臀更方便男人的挺动。
 
  「如妹妹,好妹妹,哥哥要来了。」左清源抱着安碧如的腰肢疯狂的挺动着 自己的肉棒,在女人淫水泛滥的甬道中做着最后的冲刺。
 
  「别~ 啊~ 别在里面~ 嗯~ 」
 
  「我要忍不住了。」左清源狠命的往前一冲,直接压在安碧如丰满的肉体上, 肉棒在她的身体里一跳一跳的,一股股阳精冲进安碧如的体内。
 
                第六章
 
  安碧如跟左清源两个穿好衣物。左清源匆匆忙忙的带着安碧如来到自己买下 的宅子里。
 
  安碧如跟着他,一进屋就被男人抱了个满怀。久旷的身子渴望男人的浇灌, 刚刚一次草草了事,此时欲焰更炽。
 
  很快两条雪白的大肉虫就厮滚于床榻之上。安碧如抱着男人的头,左清源埋 首在女人的丰胸之中,感受着那里的柔软与细嫩。
 
  分开女人的双腿,男人轻车熟路的将阳具送进女人的温润之处,那里还有自 己注入的阳精,湿滑异常。
 
  身材高大的左清源抱紧女人整个人覆盖在安碧如的身上,下身在泥泞的甬道 里艰难的前行着。
 
  「不敢在深哩,要酸死了。」安碧如此刻已经放开心情,身心放松的享受着 此时此刻的激情与欢愉。
 
  「早就想弄你了,舒服死了。」左清源一下下卖力的挺着腰身。
 
  「你不是还要去找人吗?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折腾自己的妹妹?」安碧如娇 喘到。
 
  「此刻只有妹妹,再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事情了。」起身抱住安碧如一条粉白 大腿,骑着另一条,让她侧着身子。
 
  「可是你妹妹是有家室的,你难道忘了?」安碧如媚着眼瞧着左清源。 
  「此时此刻我就是你的夫君大人莫要去想别人。」说着话阳具深深的挺了两 下。「今晚就让你知道知道你夫君的厉害。」
 
  「啊~ 轻点,疼着哩。」
 
  看着安碧如的媚样,左清源就知道她口是心非,张嘴叼着安碧如的秀莲玉指, 下身快速的抽送着。
 
  之前在小巷子里,不畅不快的弄了一次,安碧如虽然泄身一次却不够爽利。 这会儿在床榻之上,男人卖力,自己身心放松,只这几下安碧如就觉得自己有些 挨不住了。
 
  左清源久经风月,自然发觉女人的异样。「妹妹身子好娇嫩啊!」
 
  「快,深深地。嗯~ 」
 
  美人软语相求,自然没有回绝的道理,左清源抗着她的大腿,抱住安碧如的 蜂腰更用力的抽插着。
 
  龟头在湿滑如蛋清的腔肉中穿梭着,眼里瞧的是两团乳肉荡着一阵阵乳波, 耳中回荡着女人的娇吟,鼻子嗅着屋中淫靡的气息。这美若天仙般的妹妹终于雌 伏在自己的胯下,左清源美的浑身骨头都酥了。
 
  「不行了,啊~ 」安碧如身子一僵,一股股清泉自深处涌出,腻了男人一棒, 本就滑腻的甬道,此时更加湿滑。
 
  「你男人我怎么样?」左清源不无骄傲的问道。
 
  「嗯~ 」安碧如有些失神的媚喘着应了一声。
 
                ***
 
  一辆马车嘎吱嘎吱的在官道上走着,赶车是个一脸戾气的粗壮男人,三十多 岁不到四十的样子,握着鞭子的手粗壮有力,看手上的茧子就知道这人手上功夫 了得。
 
  马车里坐着一男一女。本来应该闭目养神的男人此时大量着车厢外的事物, 本应该问个不停的女人,此时却沉沉的睡着。